http://www.jnrsmt.com/215/6524709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615/3015276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127/4830752691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351/3618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109365/3760285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524/6347582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73240/10428679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9017/8916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865239/264501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168/324658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794350/9673520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019/8251306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029/490123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785391/520693.html http://www.jnrsmt.com/246/2987351.html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首届数字中国建设成果展览会:“无人”时代来了

2018-08-11 07:06:00  来源:网络

文章来源:创业家

近期“中兴禁令事件”如一记重拳打在了中国制造最痛的部位。从产业角度,“中兴禁令事件”给了我们明确警告——不掌握核心技术就会被别人卡住脖子。

我们不得不反思,为什么中国的芯片技术没有完全发展起来?问题出在哪里?又该从哪些方面着手改善?带着这些疑问,创业家&i黑马昨日采访了“00年代”海归芯片技术创业者、展讯创始人, 武岳峰资本创始合伙人武平。

十几年前,中国曾经在芯片领域有过一次突破,其中就以展讯为代表。武平是第一代海归创业者的标志性人物,他白手起家,在2G打败了欧美的半导体厂商,在3G领域建立了中国芯片的话语权,缔造了中国3G第一股。然而,由于失去公司控制权,武平于2010年离职,并在翌年创办武岳峰资本。

作为中国第一代芯片创业者,武平如何看待当下的中国芯片产业的困境和出路。

(展讯创始人, 武岳峰资本创始合伙人武平)

以下为武平口述,经创业家&i黑马编辑:

“被卡住脖子”

今天来讲,外国人最能在集成电路上卡住中国的脖子,因为其是所有现代工业的核心技术, 而不论是传统制造业、农业、矿产、石油、大型机械……目前中国都有比较好的基础, 只有集成电路, 中国的落后程度最大。中国是全世界集成电路最大的需求方,超过了60%,但集成电路的国产化率非常低。

目前,中国在集成电路的四个主要环节上:材料方面全面落后、制造上也落后了一到两代,设计方面(即产品)在高端差距较大,我们唯一能赶上接近的就是封装领域,但它的技术含量最低。如果中国没有控制集成电路的关键链条,就容易被别人卡住脖子。

“中兴事件”从产业角度来说,再一次给了我们非常明确的警告——我们仍未解决核心技术问题。

在中国早期创业潮、虚拟经济大发展之前,大批海归留学生和国内一些企业都做了芯片。我们投入了很多,在操作系统、核心器件、芯片等领域都有所突破,但是后来很多都放弃大的投入。我们的集成电路代工厂在2000年附近有一个快速发展期,但国家却没有持续加大投资,直到2015年后才又加大投资。这暴露出我们在投资领域的短处。

不管是从政策角度、投资方向还是对产业领军人物的关注方面,中国一度都缺少对芯片行业坚决支持的认知。虽然风险资本、国有资本也关注过芯片行业,但具体的积极性和务实发展意识更加重要。

今年“两会”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将集成电路列入实体经济发展首要目标。从产业角度来看,国家目前非常重视芯片产业,也意识到了芯片产业存在核心技术落后的问题。

在我看来,如果想让一个产业活泛起来,应该给于一个全面的支持环境,比如资本市场就应该给一些特殊渠道,产业政策要特殊扶持。

过去几年,中国诞生了大量技术推进虚拟经济,但在实体经济领域,核心技术却存在着断层。我们应该加大这方面的投入,并提供一些快速通道,也就是核心科技的发展高速公路。

“政府支持必不可少”

半导体是一个支柱型产业,其历来就不是完全市场化产业。美国,欧洲,亚洲都具有政府强力介入的印记。这也是美国作为市场经济最强的国家,却由政府扶持发展集成电路和将其作为贸易保护产业背后的逻辑。韩国三星也是靠国家持续加大投资(可以说是不计成本的投资)才发展起来的。然而,中国在半导体、集成电路等领域却过早地放开了市场化竞争。

回过头来看,华为现在发展的这么好,少不了当年深圳市政府的力挺。如果不是政府给华为那么多的贷款,“华为的冬天”可能会很长。如果华为的领导人没有强烈的国家意识,华为也做不出核心技术。如果大家都选择去做又快又容易做、门槛不高的产业,就算做的再热闹,还是没有底气。

政府也扶持成功过一些企业,如京东方、华为等。在企业发展强势的情况下,地方政府同时给它强有力的支持。华为、京东方的成功既受益于国家政策,也是在特定的环境下,企业利用自身优势在地方政府的慧眼之下得到了发展。否则,它们走不到今天。

过去银行贷款大都给了房地产等可以质押的企业,但高科技企业有什么可质押的东西呢?高科技靠的是人,头脑,智慧产权,不可能把这些抵押在银行吧。

我们做芯片还是要有政府的大力支持,否则做不起来。因为芯片行业已经走到了另一个阶段。

目前,国外的芯片行业已经到了大整合的阶段,留给初创企业的机会越来越少。大公司正在进行高度整合,大的金融机构都在参与。中国的芯片产业现在是一个“混合体”:一方面产业没有发展起来,有大量初创企业(约1500家创业企业);另一方面我们也有一些中小量级、相对成熟的企业; 同时个别企业也进入了整合阶段。因此,政府一定要出台一些政策来促进产业整合发展。

企业发展需要政策环境,产业环境,人才环境,也要借助资本的力量。

芯片行业的特殊性要求创业者要长期投入,但投资人要的是快速退出。这个矛盾的存在有合理性,但也有不合理的地方。

当年美国风险投资赚的第一桶金都是从集成电路领域挖到的,但中国不是。

今天虽然美国VC投资机构都不投半导体了,但是美国大的投资机构(PE、并购基金)如银湖资本、KKR等还是会大量投资半导体。这是因为投资阶段不一样,半导体仍然值得产业投资。现在国外芯片产业已经到了利用资本力量做大的环节。

相比之下,中国的投资人普遍关注泡沫经济。如果我们国家在集成电路等核心技术方面,在金融政策、资本运作、产业政策等方面做一些倾斜的话,资本市场就不会只看短期回报了。

“正处在关口”

从发展现状来说,中国的芯片行业仍有追赶的机会。在很多领域我们都有所突破,只是没有完全发展起来,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。

现在芯片产业正处在一个关口,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。没有芯片,服务器不能升级、智能驾驶跑不动、飞机飞不起来、互联网无法高速……互联网经济都会没戏唱,希望政府、企业家、投资家能认识到这个危机,关注这个行业。

当年我们选择回国做芯片,也是因为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我们才敢回来。我们是第一批海归的半导体人,死了一批人,也活下来了一批人。我们这批人都是凭着一点匹夫之勇往前冲,收获了很多经验教训。

我想告诉现在做芯片的创业者们两点:

一、从国家政策角度来讲,现在芯片(集成电路)领域处于一个最好的发展时期,要积极投入、全力参与;

二、目前中国已经有大量的愿意投资高科技的基金,要比境外投资机构更适合中国发展国情,大家吸取当年的经验教训,在公司顶层设计方面,一定要注重长期持续合理的发展。

希望国家接下来能给芯片行业更多实质性的扶持,因为在集成电路领域创业非常艰苦,前期投入很高,投资周期一般都以五年十年为单位。国家要以爱惜的心态呵护它的成长,同时对于解决了国家难题的产业英雄要予以保护。

现在芯片行业的环境不再是当年的“沙漠”了,只有特殊品种才能存活。现在是一片肥沃土地,到处是小苗生长,但还需要“水份”滋养。有了“水份”之后,一下就成长起广袤森林。


上一篇:刘鹤任职5年卸任发改委副主任 正部级副主任还有4位
下一篇:重磅!华为将彻底离开美国?